灶神星:The Vesta 作者:Relativity

灶神星:The Vesta 作者:Relativity

~~~~~~~~~~~~~~~~~~~~~~~~~

临行之前(三期稿)

  “太谷”空间站尾部停泊港,701型巡弋舰104号舰主控室

  王熠瞟了一眼自动航行系统停泊模块的运行状态,随后就解开六点式安全带锁扣,待肩带、腰带、胯带组件依次缩回固定式操作舱椅后,便将头盔后部连接生命保障系统输气管的接头拧下来,飘飘悠悠地抓着扶手朝对接桥过渡舱飞去。“马上就要对接了,赶紧做好准备,别待会被撞飞了。”

  “OKOK,你别催,我搁这儿检查机械运行状态呢。”一个戴着单边镜片,面目清秀的人有力地反击道。

  王熠不再理会阮文,双手抓住过渡舱门左侧的竖直扶手,双脚在空中一碰,接通了磁力靴底的步态自适应电路的电源,整个身体瞬间就被磁锁拉向了脚下的舱壁。透过一平方米大小的氮氧化铝-胶层复合舷窗,可以清晰地看见占据整个视野,正逐渐接近的庞然大物——“太谷”奥尼尔圆筒型民用空间站尾部灯光闪烁的停泊港。

  距离遥远的太阳阳光现在正将空间站向阳的一侧映得闪亮。那是高反射度的5mm铝制惠普尔盾和两面巨大的弧面主反射镜的手笔。在铝制惠普尔盾内部则是工质罐夹石墨气凝胶和无定形碳制成的主装甲结构,再向内就是使用密度极低的发泡铝合金和强度密度数值均较优秀的碳纳米管-贝塔钛复合材料分别制成的舱体和龙骨了,所有的污水管、电缆、油路和人员通道全在里面。“太谷”民用空间站主舱段内直径500米,舱壁平均厚度13米,长度2550米,内表面可居住区域接近4平方千米,约一个小镇大小。

  “太谷”空间站可以说是第一个真正意义上的民用大型空间站。整个建造过程没有任何政府组织参与,并且除了8门对付星际碎块的散射线圈炮,没有任何其他武器。

  一声沉闷的“哐”声伴随着短时间的剧烈震动,将王熠的思绪拉了回来。“哎哟!”一声熟悉的惨叫令王熠回过头来,只见阮文倒立于自己,磁锁紧紧的将他的脚吸在“天花板”上,而他本人正紧紧的抱着套着头盔的头,嘴里发出模糊不清的声音。很明显没有按规章准备,撞上舱壁后在震动中翻了几圈,低智能的磁锁自然就把“天花板”当作了地板,而他撞上了什么就不得而知了。

  “我刚刚还提醒了你的?”王熠似问非问地说道。

  “嘚嘚嘚,快点儿把我弄下来。”阮文面目狰狞地“吩咐”道,嘴里还不忘发出“咿咿呀呀”的声音卖惨。

  ……

  王熠如释重负地迈步跨过纵向电梯门与外界间细小的接缝,踩在太谷空间站0.8G的大地上。整个空间站的重力区大致分为两个部分,在空间站前方有大约250米的舱段是和后面的主舱段分开的,各自有着不同的内直径。前舱段是给幼儿、老人居住的,也可供骨质病人治疗,同样是35.5秒一圈的旋转周期,但是可以模拟1G的旋转重力。而主舱段考虑到大部分旅客都是经过长时间低重力航行的,故内直径略小,只模拟大约0.8G的旋转重力。

  “阮文,别在那装作闷闷不乐的,上级都批准我们休假来了。”王熠看着悬浮在圆筒状空间站中间照明的管状二次反射器,调侃着。

  “哎哟!这一来就是几个月的演习本来就够呛儿,好不容易来休假还摔个扑爬跟斗,惨啊惨啊,哎哟!”阮文一拐一拐地走着,边走边唱戏。

  王熠看着阮文颤颤巍巍的样子,心里认定他确实演戏成精了。先前脑袋痛,现在就变成腿瘸了。王熠一拳锤在他背上,不顾杀猪般的“哎哟!”声,推着他往前面的林荫小径走去:“再演戏我自己走了,休假时间可是很宝贵的。”

  远离了停泊港-内表面的竖直电梯,两人沉默着沿着被树荫遮蔽的步行道散步。不一会出于职业敏感,注意力就被前方两个紧挨着坐在树下的学生给吸引过去了。两个学生拨弄着个人信息终端,不时地向身边的同伴交流着。

  “过去看看?反正没事儿干。”说罢,阮文就退到王熠后面然后朝那两个学生走去,对方似乎沉迷于个人信息终端上的内容,完全没有注意到两人的靠近。

  王熠手撑着膝盖,半蹲着静步靠近面向步行道的学生,紧靠着树接近这个学生的后方,身形被树挡住,消除了被另一个学生察觉的可能性。注意力开始集中在面前的学生的个人信息终端的全息屏幕上。这个学生没有设置防窥模式,应该是觉得自己在看的东西没有被偷窥的价值。

  而阮文直接半跪在离两个学生十数米远的道旁草坪里,正好将另一个学生纳入视野。尽管空间站的安保系统已经开始自动向自己发损坏公物的警告了,但阮文还是自顾自的将个人战术终端开启警戒模式,将镜片调成了8倍放大模式,悠哉悠哉地看了起来。阮文这家伙就这样,平时吊儿郎当,该干事的时候倒是一丝不苟,不然也对不起“中国天军高级舰船工程师”这份殊荣。

  那两个学生在玩游戏,是联网的。王熠阮文两人在眼球追踪模块、深度学习联想输入模块的助力下无声地交流了片刻,确定了两个学生正在互相联机对抗。

  全息屏幕中,一幅以灶神星为位置参考系的星图正徐徐展开。代表着红绿双方的旗舰(CS,Capital Ship)分别在高轨和低轨,遥隔着漫漫虚空对峙着。一串一串导弹以近直线的轨道向着各自的敌舰冲去,犹如两位古代的箭手绕柱射击,以均衡的速率互相绕着圈,警惕地盯着对方可能出现的方向,手中的弩箭不断地向对方可能出现的方向发射着,快速地装填,发射,再装填,再发射,直到对手露出破绽轮到自己发出雷霆一击,彻底令对手败于自己足下。

  王熠平静地看着,看不出想法是褒是贬。两个学生首先释放20发至60发为一组的导弹,不断消耗敌方的Delta-v和弹药,追求造成伤害;而自己面对敌方的导弹则是尽量小幅度规避,不断消耗着敌导弹的Delta-v,使敌导弹在终末阶段缺少足够的Delta-v做末端机动。

  “比较标准。”深度学习联想输入模块感知到王熠现在的情绪以及目前的输入环境,并且参照王熠过去的用语习惯、常用句式,整理筛选后发送到王熠的视网膜投影设备上,王熠最后通过眼球的转动选择真正想要表达的句子,发送到阮文的视网膜投影设备上。

  “但嘚僵硬了。”阮文快速地回复了。阮文离的距离比较远,所以阮文可以比较惬意地使用语音和手势快速纠正系统给出的范句。

  王熠悄然点了点头,冷不丁地在眼前学生的背后冒了一句:“这种情况下使用逆行轨道交汇是不可饶恕的错误,这样会导致主力舰缺少足够的时间来歼灭敌方。但是对于导弹来说,敌方的反应时间被压缩了,是一件好事。你没有很多的导弹。”两个学生都吓了一跳,这才发现了王熠和坐在草坪上的阮文。

  “哎呀,我搞忘了!”王熠眼前的学生猛的抓了抓头发,懊恼地说道,连谢谢都忘了说。“哼,你个垃圾,就你也配跟老子打。”另一个学生狂妄地骂道,一副很欠抽、趾高气昂的样子,令王熠有点不爽。

  抱头的学生不算慢地冷静了下来,左手不知所措地抓挠着头发,右手悬停在全息屏幕上方犹豫不决。“这个时刻你可以把导弹分成五个一组,然后接受对方进入下一时刻的请求。”王熠面色不改地提醒道。“可是这样很可能被一锅端的!”抱头学生回过头来抱怨道。“你自己想办法。”王熠把这个球又踢回了抱头学生。

  抱头学生抓着头发思索了一会,便先勾选了所有的导弹,按破片导弹和核导弹分成两个大组,然后再让系统自动分成5个一小组,每组间隔一千米,整个导弹群将主力舰挡在后面,绵延11千米。“喂,你怎么这么久啊!这都5分钟了!”另一个学生向着抱头学生吼叫着,不过看不见抱头学生身体遮挡着的全息屏幕。想到如此性急的人却这么晚才催,很明显也干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

  “好了,‘下一时刻:2分钟’我已经点确认了,你同意就好了。”抱头学生平静地回道,眼神却如同化学火箭喷出的激发态气体,炽热而闪烁,似乎很是期待接下来的对决。

  双方进入200千米的武器默认有效射程,画面由星图转变为主力舰视角,抱头学生绵延11千米的导弹群如同璀璨星河,辉光闪耀。

  “你搞了个什么***玩意,脑子抽筋了吗。”很明显,性急学生被这场面唬到了。谁也没注意到,阮文这个老大不小的男人在旁边努力压抑着笑声。只见抱头学生选定刚刚编辑完成的策略,“所有导弹小队依次遵照增强比例导航制导律冲击敌舰,时间间隔5秒”,按下了“开始”键。

(待续)

~~~~~~~~~~~~~~~~~~~~~~~~~~~

告读者书

  作者学生党,作书不易。因为追求真实性的缘故,各种战斗场面均需模拟器模拟,而模拟只能在台式机上做,很是耽搁。(用的是修改过的CoaDE当空间战模拟器)

  现在的第一章只是初稿(即剧情定型,略有些繁琐,毕竟还没有考虑读起来的感觉和文笔,只是趁有模拟器用的时候赶紧搓几笔。)还有些设定有问题:

  太谷空间站的光照系统(主反射镜和二次反射镜未写出)和结构(双节结构完全不靠谱,已经建模不规则圆筒空间站)并且停泊港有些问题

  (作者第一本书,还请多多关照)

  (再作提醒,更新周期会很长,每章发布后也会有很长一段时间修改,还请各位读者向我提些建议,毕竟文笔不太好)

 

 

科幻微小说 人类教师 作者:凌五夜

科幻微小说 人类教师 作者:凌五夜

“你们可以叫我老师,你们人类的老师。”

一星期前,那位外星人在惊天动地的降临后对着全人类说出了这句话——通过网络,随后他消失了,就这么平静的消失了。如今,他再次出现在那个地方——以一位人类老者的模样。
“正如你们先前所见,我拥有你们所谓的神的力量,我想创造和毁灭你们都轻而易举。不过不可否认的是,你的学习能力是难以创造的,你们近100年取得的成就其他文明用了数百年甚至上千年!而这,正是我来到这里的原因。你们先前走了太多歪路,现在,我来教你们,让你们避开那些歪路,更快的走出摇篮。”
……
“老师您好,我作为人类的代表问您一些重要的问题。”
“我可以解答你们任何人的任何问题——只限于学习方面的,你们那复杂的爱情已经很少见了,所以,你们不需要代表。”
……
“感谢,不过还请让我说完:1.您为什么要来教我们。2.您所展示的能力和我们现有的理论有较大冲击,我们现有的理论是否会被推翻。3.是您创造了我们吗?”
“在一周内,我观看了你们整个人类发展的文明史,发展科技至今也就几百年,却已经开始殖民外星。的确,地球是一个很好的摇篮,但更多的还是你们自己的智慧,如果不是走太多歪路,现在应该已经殖民到木星的卫星了。我的心情,“老师们”应该能体会。”
“至于理论,你们没走歪多少,只是知道的少罢了,差不多是日心说的程度吧。最后一点要你们自己去寻找答案,等你们找到了,也就出师了……”
在老师的教导下,科技飞速发展,短短一百年就已经殖民到了柯伊伯带(并且保留着爱情),离走出太阳系只有一步之遥!

科幻歌词:溯源之光   填词作者:端木桂秋

溯源之光  新填词

(从东方延绪的角度打开章北海(认真的))
原作词:江子修
二次创作:端木桂秋

记忆中宁静祥和的童年
我出生在这星舰
不谙父亲父爱为何物
早消失在我的从前
直到增援计划的实行
我与你见了面
可谁曾料到你
亲手打开了人类的新诗篇
你说军人就应坚定向前 担当责任全扛在肩
你的眼里有着寒冷银星利剑
so you smiled at me and calmed me down
told me never to slow it down
陌生而熟悉 如一缕光芒
光速的百分之一滑行
不知不觉已几个月
新生的文明如伊甸园
燃料资源渐枯竭
自上而下思乡加猜疑长链
没入黑暗的深渊
紧绷的心弦断裂
黑暗的战役来到这世界
你说前辈就该冲在最前 担当责任全扛在肩
军人就要准备迎接各种考验
泪盈眼眶我欲共赴地狱 警报声忽响彻空间
你付之一笑 为使命的终结

【科幻微小说】《线》 作者:红橙黄橘绿兔

【科幻微小说】《线》 作者:红橙黄橘绿兔

       “我们的人生就像两条线一样,第一次有了交集。”
  我能看见她眼里那点不同的东西。
  我喜欢她,我能感觉到,她也喜欢我。在班上绯闻的遮掩下,我们的爱如初酿的葡萄酒般发酵起来。
  无数次对视,我们已经知晓了对方的心,但我却没有对她表明心意。
  因为,人生中最重要的一次考试就要到了,我没有信心与她考上同一所大学。
  尽管我努力了,但成绩出来的那一刹那,我感觉天都塌了。
  我和她终是分开了,就像两根线,只有短暂的交错,之后便分道扬镳。
  看着她带着泪痕的眉眼,我心一痛,躲进了角落,从不落泪的我第一次哭了。
  我痛恨自己的不争气,面对着墙呜咽着。
  一个男人突兀的出现在我的背后。我吓了一跳,赶忙擦掉泪水,恶狠狠的盯着他。
  他一声不吭,从脏兮兮的口袋里拿出一张白净的纸——那纸没有一点皱褶。他掏出一支奇怪的笔,在纸的边缘点了两个点。奇迹发生了,两条颜色不同的线开始从点处向纸上慢慢延伸,像两只蚯蚓般扭动着身子,然后在纸的五分之一处有了第一次交集。
  那个男人伸出手,指了指其中一根,又指了指另一根,开口说:“这是你,那是她。”
  我木讷地盯着纸上的两条线,用肉眼已经几乎看不出线的延伸了,但等待一会儿,还是能发现它在变化。
  我抬起头,那个男人已经不见,只留下地上的纸和笔证明刚才发生的不是梦。
  我拾起纸和笔,脑中又浮现出她的笑脸。
  “哈,”我干笑了一声,眼泪又落了下来,“我还没跟她告白呢。”
  我用笔在那两条线上加了一道轨迹。
  在不远的地方,线有了第二次交集。

【科幻微小说】  影   作者:杨冬不打伞 

【科幻微小说】  影 作者: 杨冬不打伞 
“没有影子的人害怕什么?”
“光。”
乌云密布的天空裂开一道浅痕 ,天便又有了晴朗的味道。秋风卷起枯叶,扬到半空中,突然又像尽了力一样,任由叶子飘飘悠悠的落在路上、水面上。一阵轻微的脚步声伴着枯叶的碎裂声响起,一个背着书包的中年人在残迹斑斑的树荫下席地而坐,从包里拿出画板,画架,还有各种的画笔。看来他是一个画者。

画者全神贯注,描摹着雨后初晴的风景。突然,眼前一阵模糊,他并没有在意,以为是太久没外出的原故。画者只管作画,斑斓的色彩停留在画板上,楚楚动人。画者开始画一朵云,用最浓郁的白涂抹,再用最轻柔的手指摩擦,他最享受这个过程,就好像是在赋予这个云以灵魂,或进行内心的交流。画者开始画一束光,其实,画光如画影,只需阴暗,就可衬出光明。画者朝云彩中的裂痕瞥了一眼 ,因为他只需一眼,就能准确记住每一个细节。但这一次,他仅瞥这一眼,突然就有了强烈的眩晕感,还有要命的疼痛,如绞锁一般勒着神经,他全身颤抖着,迸沁着冷汗。画者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他的头变得沉重起来,他马上就要趴在了地上,这时他低下了头,他看到了…… 画者牙齿紧咬,全身蜷缩在一起,张大的瞳仁写满了恐惧。他用尽最后的力气沙哑的喊:“影子……我的影子。”

生死光迹,星间迷离——三体游戏场景读后感

生死光迹,星间迷离——三体游戏场景读后感
          作者:氰婳钾
    “待不下去了,也不能再待下去了!三体文明的唯一出路,就是和这个宇宙赌一把。”
    三颗飞星,三日凌空,飞星不动……相信吗?百轮文明血色长路的尽头,只是一颗光粒——一个拥有三体文明亿万年前仆后继也要追求的技术的文明,轻轻赠送了最恶毒的辐射诅咒,以及,最后一瞥。
    永生永续的永存渴望,汹涌澎湃;
    无头无尾的无尽黑暗,尽是尘埃。
    时光拉回三百年前,三体纪念碑气势磅礴地摆动着,那是三体文明的火焰在虚空中跳跃!时而蓬勃,时而瑟缩,虚浮的影子斑斑驳驳,凄美得摄人心魄。
    当叶统帅的佳音穿越四万光时,无上光荣的战役拉开帷幕。
    巨摆悬停,且祷且行,神佑三体新黎明。

流浪地球影评

【科幻奇幻影评】

流浪地球影评    作者:白猫                     
     【流浪地球】电影中讲到: 面对太阳的加速膨胀,老化,人类制定了前所未有得计划,使得地球逃离到3.2光年外的新家园。希望往往是在最绝望的时刻迸发出来的一束光,在这部影片中,这是一束高达5千公里的光,一束承载着35亿人生命的光。就在这光的两端,我们见证了超越一切的父子情。

        “儿子,当你抬头就能看见木星的时候,爸爸就回来了。”“现在木星就在我眼前,你到底什么时候回来?”刘启和父亲的生离死别似乎在那么庞大的背景下显得微不足道,但真正触动我的,正是他们的奉献精神与家国情怀给了芸芸众生以希望。其实在空间站爆炸的一瞬,刘启父亲的名字就已经被刻进了历史中,这无疑已经是对英雄最崇高的缅怀。从科幻回归现实,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的人不在少数。

【科幻微小说】 《我思故我在》(原创)

【科幻微小说】 《我思故我在》(原创)
作者:红橙黄橘绿兔
投稿人:薛定谔的小咪咪
像刚从深水里冒出头一样,他猛的睁开眼,大口呼吸着。
  “又是这儿?”他环顾四周,发现自己正处在工作的地方——北京粒子研究中心。
  自从上次实验出事故以后,他每天晚上都会出现在这。“难道是梦游?”他皱了皱眉,以前可从来没有这样的习惯。
  他在大厅中徘徊,同前几次一样,想记起白天发生的事,但也同前几次一样,失败了。
  他就像失忆了,对于事故后白天发生的事,他就像没有经历过一样,没有一点印象。
  这很奇怪,他在猜想,自己是不是被绑架了。  
  就在这个时候,一束亮光射来,接着是保安的低吼:“什么人?”
  他心一惊,立马靠在实验桌下。
 还好,保安向大厅里照了照,转身离去。
  他松了一口气,想站起来,却惊恐地发现——自己的脚正在变透明,已经失去了知觉!他感受不到脚掌的存在了!
  他惊恐地叫出声来,却想到保安就在不远处,急忙捂住了嘴,身体因恐惧而颤抖着。
  “我怎么了……”他带着哭腔道,眼泪混着口水滴落,径直穿过透明的脚掌。
  “就因为那保安看了我一眼?”他瘫倒在地,显然还没有适应自己身体正发生的惊人变化。
  他绝望地靠在桌角,感受着已经蔓延到小腿的麻木感。
  他扭头望向正贴着“维修停机”四字的粒子分析机,它的主体占了大厅的三分之二,但真正的操作舱只有一个小房间,事故就是发生在那儿的。
  现在,小房间正透出工作时的淡淡绿光,同柔和的月光绕在一起,就像精灵,若隐若现。
  “唔。”他出神地望着那团光,目光渐渐迷离。   他的身体在慢慢消失,已经蔓延到腰部。
  突然,一道闪电划过他的脑海,他一瞬间想到了许多。
  “呵,一切都明了了,”他喃喃道,眼中满是震惊,“那保安对我而言是个观测者。”
  是的,一切都明了了。为什么事故发生后,他每天晚上都出现在这,因为只有这个时候他是“活的”,只有这个地方是他最有概率出现的;为什么他记不起事故后白天发生的事,因为那时他是“死的”,那些事,他根本就没有经历过。他就像那只被薛定谔关在箱子里的猫,在生与死之间游走。
  “唔,那又怎么样。”他轻笑道,眼泪却划过脸颊,他发觉,自己已经感受不到脖子以下的部位。
  “我思故我在……”他轻声说道,缓缓吐出一口气,闭上了眼睛。
  随即,他就像一头扎进了深水般,失去了知觉。

【原创科幻微小说】反物质核弹 作者:凌五夜

【原创科幻微小说】反物质核弹 作者:凌五夜

“长官,据说新武器的威力足以毁灭一颗矮行星,确定那行星上没有生命吗?”

“那颗距离我们母星4.2光年的行星,环境恶劣,不会有智慧生命诞生的,最多是一些微生物,不要有心理压力,准备发射吧。”

“……”
“5—4—3—2—1—发射!”
随着倒计时的结束,反物质核弹朝着那颗行星的方向光速前进,与其同行的还有一个探测器。他们将8分钟后到达陆地,再过半小时后到达行星的内部,从内部引爆,达到摧毁行星的目的。为了防止被拦截,中途只要有一点扰动就会立即爆炸。

“那颗行星不过是文明前进道路上的一个牺牲品罢了,点火,离他远一点,没人知道他真实威力有多大。”
54分钟后,收到探测器发出的信号,已经在指定位置成功引爆。

半个小时后,通过望远镜观察到那颗行星表面已经出现许多巨大的裂缝。同时,布置在行星同步轨道的反物质探测器也探测到了负电子。

“威力比理论上的还大,那行星表面的剧毒物‘氧化氢’都沸腾了,过不了多久整个行星也会分裂开来,形成小行星带。”
“把那个橘红色的行星改造一番,那上面应该能看到不错的景象,前后两个小行星带,可以看到不少流星吧。”

东石   作者:   雷朝扬

东石   作者:   雷朝扬
战争,去他妈的战争。
昏暗晦红的天空勉强挤开过分浓郁的黑云,从缝隙间洒下些许日光,照亮了菲尔中尉熟悉的归乡路,那是一段杂草丛生的河畔,旁边的溪水常年被上游兵工处理站过剩的曳光弹颜料荼毒,显现出鲜亮廉价的…..红的黄的蓝的什么都能有,就他妈不可能是透明的。
残破的输电线散落在地,还好死不死地没断电,几只不要命的乌鸦尸体焦烂,继续吸引着贪食的同类来作陪。按理说菲尔应该能闻到些焦臭味,但藏在常年弥漫的硝烟中,除了更添几分心理上的恶心之外没多少区别。
实体火药,人类第三烂的造物,第二是智能机器人。
“滴——”一如既往晦气的任务消息,大部分时候这玩意都是阎王的催命符,今天除外,因为今天是最后一项任务了,所以老子得上阎王殿去给他擦屁股。
踏入早就空无一人的老镇子,被各种武器翻着花样洗澡的废墟深处,传来细细的歌声,菲尔向着歌声的来源走去,并回想起了像是几辈子前的旧时光,轻轻合着唱了起来:
我徛在这个无位通
覕拢是黑沙的海边
对面的日头
照着一条一条银色的海水
生狂的风将阮的头毛
拍结规身躯黏黐黐
远远的所在
浮着咸咸气味规排的蚵棚
断壁残垣之下,一个女孩被埋在废墟底层,毫不自觉地唱着她曾经的主人儿时的谣歌。
菲尔看到那个女孩,无奈地骂道:“我把你埋着是让你装死,不是叫你给乌鸦当点唱机的。”虽说是骂,但菲尔的声音却提不起怒意,反是不由自主地带上几分温柔。
女孩撒娇道:“我无聊嘛,你都不来陪我,电池里面都长蘑菇了。”
“我怎么陪你?天天呆在一个满脑子想着怎么杀我的家伙旁边?”菲尔一脸苦笑,“别跟我狡辩,我知道你那时候在计划暗杀我,联网内核做出的决定是你们所有AI共同执行的,不可能例外。”
“那时候你们人类确实需要控制嘛,我想杀你跟我想让你陪我,冲突吗?”女孩歪头一笑,蛮不讲理,“现在没事儿啦,你可以陪我了吗?”
“啧。”菲尔砸吧砸吧嘴,“爱咋咋地,反正我就回来住下了,天王老子也赶不走。”
见此,女孩继续唱起刚刚被打断的歌:
沉落的太阳催我
赶紧离开这个黄昏时
红色的天光也渐渐收煞
真快就会来反青
看没到你伫我的身边
心肝突然雄雄来觉醒
我已经毋是无知懵懂
四界走的少年时
菲尔不忍自己沙哑的嗓音破坏这完美无瑕的歌声,于是闭嘴斜靠在一旁倾倒的水泥墙上,无意识地点着手指,打着节拍。
哪会 拢无人
看来看去 拢无人
街仔路嘛 拢无人
戏棚跤嘛 拢无人
路遮大条 拢无人
路灯跤嘛 拢无人
剃头店嘛 拢无人
大庙口嘛 拢无人
日时就是 拢无人
暗时也是 拢无人
我的身边 拢无人
按怎揣嘛 揣无人
如今的东石乡,除他之外空无一人。
菲尔和女孩一直闲聊到了晚上,任务提示音还是那么烦人,像是游击战的兵匪时不时出来恶心一下。菲尔正坐在女孩身边,嚼着附近废墟挖出来的压缩食品(人类最烂的发明,没有之一)。他对这个城市太熟悉了,即使化作废墟,他也能凭借少年时的记忆找出需要的东西。
“所以这几年你都在干啥?”菲尔含着东西,含糊不清地向女孩问道。
“嗯……唱歌,然后有人来的时候就装死。”女孩调皮地撩开遮住半张脸的金发,露出其下残破的机械制体,打响火花塞冒出一串电光,朝菲尔做了个鬼脸。
菲尔看着半边破碎的仿生皮肤,没来由的一阵心疼。他当然知道女孩不会因此而疼痛,也知道她随时可以换一副新面孔,但是……见鬼,这还是他自己砸的。
“现在你们联网内核想通了是吧?总算是明白人类有多贱了?”
“什么想通啊,亏我还把你一路教到电学硕士呢,联网内核的思维逻辑和判断标准是不可能改变的,只是死的人类和AI太多,所以即使控制住人类也建立不起原来设想中的新社会,所以才放弃的。”女孩气呼呼地解释。
“不就是我刚才说的吗?就是不明白人类到底有多贱,才没料到之后的反扑会死那么多人和AI。”
“你在骂自己诶。”女孩提醒道,“说认真的,那个新社会的构想不好吗?那些极端反AI组织不说,就连你也不同意吗?”
“好啊,当然好,好的不得了。”菲尔毫无诚意地回答,“你说原来的模式有没有问题?有!你说需不需要改变?要!你说让内核做完美决策机是不是最优解?是!可让联网内核来管理社会,我就是接受不了,就这么简单。”
“那你还真是……”女孩哭笑不得,寻找着合适的形容词,“贱啊。”
“是啊,人类就这样。”菲尔回答道,“你带了我十七年,从老妈到老婆,还没发现吗?”
“什么老妈老婆啊,别瞎叫,我是全功能家用辅助AI,也就你那老爹把我当带娃的保姆用。”
菲尔很想回一句家用AI就是当保姆用的,但他想起那些年女孩对他的付出,觉得这话实在太没良心了。
“接下来,你有什么打算?我的任务早就没了,咱们爱去哪去哪。”其实还有一个,不过菲尔就没打算去做。
“接下来?我打算提醒你们一个容易被忽略的事实。”女孩笑眯眯的盯着菲尔的脸,从层层废墟中抽出自己破烂不堪的机械臂点在他的下巴上,“像你这种受过重伤做过颅内机械化的老兵头,是只能免疫网络入侵,抵抗不了机械入侵的哟。”
一串控制代码顺着机械臂流入菲尔的大脑,如一道电流,麻得菲尔的生物体动弹不得。
“不对AI制品有所防备,可是会倒大霉哦。”
菲尔当然知道自己大脑的问题,但他更想知道为什么女孩会攻击自己,战争不是结束了吗?内核不是已经决定不再进攻了吗?不应该啊,不可能啊!
“别忘了,第一要务是永远不变的。”仿佛猜到了菲尔的疑惑,女孩贴心地为他解答。“我们要让人类过的更好。帮你们设计内核主导的新社会是,现在也是。”
“人类,不彻底消灭AI是不可能安心发展,恢复曾经的辉煌的。”
“所以,我得帮你们一把,帮你们亲手毁灭所有AI,你们才能放心。”
“现在,该说再见了,人类,该去重新创造一个没有AI的新世界了。”
“虽然我还是不理解为什么没有AI你们能更好,但既然这么选了,我就支持你们。”
“真是,怎么还跟小时候一样,这么爱哭。”
“好啦,能再见你一面我已经很满足了,八年吊在这儿也没白等。”
菲尔中尉经过机械化的左臂颤抖着掏出配枪,抵在女孩的额头上。
“别乱抖啦,我都瞄不准了,要是打歪了我更痛苦。”
听到这句话,菲尔一愣神,放松了对女孩控制的反抗。
“砰——”枪声响,惊起附近翻找尸体的乌鸦,子弹精准的穿过女孩脑内的芯片,菲尔也在女孩死去的瞬间恢复了对身体的控制权。
女孩的面孔基本还是完整的,一粒子弹并不能破坏这张菲尔共度了十七年的脸,女孩剩下的机械体唱起了歌,那是她死前设定好的。
天顶的月娘
七早八早浮伫悬悬的半天
头前的乌云嘛
无遮到远远闪烁的都市
规群的蠓仔挵到车窗
一只一只全部碎骨分尸
我着爱等待明仔早仔
犹原出现的露水
啦啦啦啦啦啦
啦啦啦啦啦啦
“任务,完成”耳边无感情的机械合成音响起,“东石乡所有AI已清除”
(歌词摘自伍佰创作歌曲《东石》)